Blog
Blog
PHODAL

整体来看,从大的趋势上没有太大的变化。这里并不考虑某些特定的技术,而是从总体上(战略)层面来看待问题。所以,就有了这么几个点:

写一个取代自己的工具,是怎样一种体验?

结合最近非常火热的无代码/低代码开发,又或者是各类的代码生成,以及我和同事正在设计的 Datum 语言(原 Charj),顿时间我领悟到了一种新的、未来的、下一代的架构模式。

2020 年,庚子年,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年,所以就平凡的过去了。年初,疫情让我在家办公了几个月,年中开始了忙碌的几个月,年底又归于平凡。也因为疫情,多了一些 beach 的时间,不得不休完 20 天的看似,还有没机会用上的婚假,所以我有机会尝试一些新的想法。

最近,我在探索中发现公司内的各种 Growth Paths(成长路径)已经成熟了,比如我试着重新对比一下其中各类的模型,Technical Anchor。那么,我的下一个阶段是不是应该与 PRINCIPAL ENGINEER 相挂钩?

几个月前,因为项目的需要,我大量地阅读了 Android Studio 和 Intellij Community 的源码,以及它们配套地大量上下游的代码。然而,这并不是一个简单的工作,因为你接触到的大部分东西都没有文档。而且在复杂的系统里,没有人能知道所有功能背后的场景。

过去的一周,因为在准备下一年的计划,也大致地对下一年的一些技术趋势做了一些预测。站在 2020 年的年底的来看,在 2021 年,我们预期会有这么一些主要趋势:

年关(annual review)将近,这一段时间,我在梳理 2020 年做的一些事情,并试着制定下一年的计划。过程中,我发现我做的一些事情,或是工作相关,或是兴趣上的探索,还都可以继续总结出一些文章。在工作上,很多一部分做的事情就是编程语言的支撑体系。外加业余时间里,和同事一起花了一些时间在研究编程语言。在这几部分的结合之下,我对于整个体系的端到端实现有一个整体的认识。

上个月,在社区上发布那篇《Charj —— 代码的代码化语言》时,遇到一系列的相关问题。起初并没有想到会在知乎上有这么多的讨论,所以我并没有详细介绍为什么创造 Charj 的缘由。只是说了说,哦,如果要创造一个语言的语言是这么这么做。由于一直忙着项目,和实现相关的功能。

过去,我一直想着抽时间写一个小的前端工具,以对代码进行自动化的重构。但是呢,经过我再三的考虑,我暂时取消了这个打算 —— 主要是没时间。(PS:人生长乐,写个 Charj) 但是呢,我打算写一篇文章记录一下相关的思路。

Feeds

RSS / Atom

最近文章

关于作者

Phodal Huang

Engineer, Consultant, Writer, Designer

ThoughtWorks 技术专家

工程师 / 咨询师 / 作家 / 设计学徒

开源深度爱好者

出版有《前端架构:从入门到微前端》、《自己动手设计物联网》、《全栈应用开发:精益实践》

联系我: h@phodal.com

微信公众号: 最新技术分享

存档

分类

标签

作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