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log

Blog

PHODAL

地球是平的 未来是等的

很少会对一部电影写下一些东西,周末在电影院看了《星际超越》,刚刚看了《赐予者》。人们在不停地思考着未来,未来很近也很远。

"我的旅途很长,所以我想让地球变小"。

这个问题是我在一次与一个senior程序员谈论的时候,他提出的问题。要么让地球变小,要么让地球变平,或者可以让人变大。

让世界变平

在一次又一次的对话中,最后我们才真实了解了我们的问题。

"这个地球太大了,一次旅行花次我太多的时间,而一年我要来这个地方很多次。每次我都要受时差痛苦地折磨着。"

所以,最后我们的问题就是时差,解决时差的办法——让地球变平。于是我们施了施魔咒,让地球变平了。

我们仍然还有四季,我们也还有不同的天气,一切看上去很完美。

看过了《稀缺》、《贫穷的本质》等书,理解了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。

于是再次挥起魔杖,世界变成平的。

每个人在平等地享受教育,每个人平等且自由地活着,看上去依旧很完美。

赐予者

我们遵循或软件开发的规则,或自己制定的规则。当然我们已经不再遵循进化论,至于这个是好是坏,这就是一个复杂的问题。我们有了族长,长老,总统,又或者是领袖等等,我们制定了一个看似平等的世界里,我们的一切都是别人给予的。

在一个看似非常完美的社会里,在这里人们的生活都被安排得井井有条,他们不用决定工作,不用决定配偶,这些社会都已经替人们做好了决定。而这个世界里也没有记忆、感情、颜色以及音乐,他们只拥有最基本的生活需求。

事物的两个极端都不是一件好事。

如同我们在《安德的游戏》中看到的一样,改变世界的仍是年轻人。

但是却有一个人例外,也就是少年乔纳斯,他被选中从被称为“赐予者”的老人那里接受训练,一个人去承担整个社会该有的记忆。他必须独自承受痛苦、恐惧和孤单,同时也知道了什么是温暖、幸福和爱,就此得到了他以前所不曾有过的经验。而当他知道的越多,越发现这个世界的虚假,于是有了想要离开的念头。

我们在所谓的社会主义社会里看到了资本主义的好,但是资本主义的社会里却看到了社会主义的好。

一切又回到了,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

世界是不平的

过去一直在说:

这个社会唯一的公平就是——它是不公平的。

世界是不平等的,所以我们在试着去给这个世界制造着更多的平等。只是对于这个世界,我们需要到怎样的程度才不算是不平等。

It depends.

记得我在学习重构、设计模式的时候曾经考虑过这样的问题——我们应该做到怎样的程度。我们现在做的每一步都有种超前设计的节奏,这在某种程度上影响了现有的代码。

而何种程度的设计才不会影响到未来的步骤,这也是一个复杂的问题,不是么?

就好比是孩童时,我们的叛逆期,我们觉得我们的父母对我们的干预太多了。而我们在某时是否仍然这样对于我们的孩子,是否仍然这样对于我们的子孙后代。

当然了,对于今天一些不必要的不平等还是要去叛逆的。只是有些,可以留待以后去解决。

关于我

Github: @phodal     微博:@phodal     知乎:@phodal    

微信公众号(Phodal)

围观我的Github Idea墙, 也许,你会遇到心仪的项目

QQ技术交流群: 321689806

新书《全栈应用开发:精益实践》

这不是一本深入前端、后台、运维、设计、分析等各个领域的书籍。本书以实践的方式,将这一系列的领域及理论知识结合到一起,来帮助读者构建全栈Web 开发的知识体系,并辅以精益及敏捷的思想,来一步步开发Web 应用:从创建一个UI 原型到编写出静态的前端页面;从静态的前端页面到带后台的应用,并部署应用;从Web 后台开发API 到开发移动Web 应用。在这个过程中,我们还将介绍一些相辅相成的步骤:使用构建系统来加速Web 应用的开发;为应用添加数据分析工具来改进产品;使用分析工具来改善应用的性能;通过自动化部署来加快上线流程;从而帮助读者开发出一个真正可用的全栈 Web 应用。同时,我们也将帮助读者把这些步骤应用到现有的系统上,改进现有系统的开发流程。

comment

Feeds

RSS / Atom

最近文章

关于作者

Phodal Huang

Developer, Consultant, Writer, Designer

ThoughtWorks 高级咨询师

工程师 / 咨询师 / 作家 / 设计学徒

开源深度爱好者

出版有《前端架构:从入门到微前端》、《自己动手设计物联网》、《全栈应用开发:精益实践》

联系我: h@phodal.com

微信公众号: 与我沟通

标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