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log

Blog

PHODAL

为什么创造 Charj 语言?从十年以后的编程说起

上个月,在社区上发布那篇《Charj —— 代码的代码化语言》时,遇到一系列的相关问题。起初并没有想到会在知乎上有这么多的讨论,所以我并没有详细介绍为什么创造 Charj 的缘由。只是说了说,哦,如果要创造一个语言的语言是这么这么做。由于一直忙着项目,和实现相关的功能。

于是,在完成了 Charj 的 hello, world 之后, 我决定再写一篇文章,介绍一下 Why & Next?

十年以后,编程会怎么发展?

十年,也就是两个五年之后,编程会怎样,这是一个很复杂的问题。而作为一个资深的程序员 & IT 顾问,我年复一年地在考虑这个问题。

2015 年,Google 主导成立了云原生计算基金会(CNCF)。云原生是现在热点话题。

2017 年,我开始研究 Serverless(参见:我写的 https://serverless.ink/ ),即函数即服务。你可以想象一下,2014 年微服务刚流行的时候,人们对于这个观点很惊讶的样子,而在 2020 年,人们已经对微服务习以为常。现在呢,Serverless 已经慢慢进入了技术圈的视野。想必在 3 年以后的 2023 年,人们会对 Serverless 习以为常。

2018 年,我研究地主要内容是如何应对大型的前端应用架构,即微前端一系列相关的内容,详细可以见《微前端的那些事儿

2019 年,我研究了几个月的低代码开发,随后转向了构建一个理想成熟的理论体系:云研发。(GitHub:https://github.com/phodal/cloud-dev)。

云研发是一种生于云上的闭环 + 代码化的软件开发方式。它可以让业务人员、开发人员、运营人员等在同一个云端共同协作、透明化地完成整个软件的生命周期(需求、设计、编码、构建、部署、运营),而非相互隔离,又或者是借助于多个软件才能完成工作。

而这几年云 IDE 正好开始了它们的蓬勃事业。相信在未来一两年内,云研发这个概率将会越来越多的被提及。然后大概会在 2025 年左右开始被接受。

同样的,去年,我公司的大佬 @大魔头-诺铁,提出了一个更超前的概率:填空式编程。即未来人人都会编程,只需要会填空式的写代码即可。相应的实现是:类型流,GitHub:https://github.com/notyy/TypeFlow 。详细视频见:https://zhuanlan.zhihu.com/p/94522501

2020 年,我上半年主要研究的是研发流程的代码化:『文档代码化』、『需求代码化』、『如何为代码建模?』、『Charj —— 代码的代码化语言』……。它们是走向云研发闭环的关键系内容。

所以,可以遇到的事情是,在未来,编程会变得越来越简单。但是呢,如我在去年那篇《无代码编程》中提到的那样:

复杂度同力一样不会消失,也不会凭空产生,它总是从一个物体转移到另一个物体或一种形式转为另一种形式。

既然,我们在上层实现了接口式的调用,那么我们必然要在下层有对应的实现,也就是编程的基础设施。

简单来说就是:10 年以后,编程会变得越来越简单。位于顶层的应用开发程序员,往往更易受到『人口-红利』的冲突。而通过一系列的封装,底层的通用将会变得越来越复杂。

自动化代码修改 && 自动化重构

与此同时,我研究了另外一个有意思的议题是:自动化重构。这部分的研究,主要是为了帮助我快速完成一个软件开发咨询师的工作。来到客户现场,掏出我开源的工具,自动化地对代码进行评估,而后再一一有针对地解决问题。并且,其中的一些问题便是对于代码进行自动化、半自动化地重构。

而作为这一系列的基础就是编程语言与语法树。

去年,在公司大佬的指导下,我写了重构工具 Coca: https://github.com/phodal/coca 。Coca 是一个用于系统重构、系统迁移和系统分析的瑞士军刀。它可以分析代码中的 badsmell,行数统计,分析调用与依赖,进行 Git 分析,以及自动化重构等。 简单地来说,就是分析各类语言的代码,提取特定的结构,分析内容。

随后,因为 Antlr 对 Go 的支持语言,我改用 Java + Kotlin 来实现其中的语法实现部分,也就是后来的 Chapi:https://github.com/phodal/chapi 。所以,Chapi 被定义为一个通用语言元信息转换器,能将不同语言转换为相同的 AST。而由于使用的是 Kotlin 的实现,我可以自由地转换核心域构建的产品。不过呢,语法解析这种东西,你写了一个语言,你就不想再写第二个了。

上个月和我的同事搞的 CSS 重构工具:Lemonj ,也是基于类似的原理。

系统重写

每隔几年,我们都会发现有大量地系统都在不断也被重写。而除了使用新的框架之外,还有可能使用新的语言。而传统地方式是使用人肉的方式提取这些信息,再一一重写。

这一部分工作,必然可以通过一定地自动完成,那就是代码转换。

编程基础设施的缺失

除此之外,最后的一个考量是基础设施。如你所见,在上一个时代,我们的国家里缺乏一系列的基础设施,从操作系统、数据库、浏览器等等。而在这一个时代,我们缺少原云生相关的基础设施。我们总说开源能解决一部分问题,但是事实上并非如此 —— 开源有着巨大的学习成本。(PS:这个我会在另外一篇文章中介绍)。

我接触过一些国内某大公司,基于开源软件魔改的操作系统、IDE,还有各类的云原生基础设施。不仅仅需要对源码很了解,还需要对系统的设计理念很熟悉。而这些知识则是隐性地藏在源码中,需要经过大量地练习才能掌握。而这个成本,反而远比自己创造一个系统的成本要高得多

简单来说,就是开源需要巨大的学习成本。

所以,我在 Charj 里打了两个赌:

  1. Rust 语言会成为系统编程不可缺少的一部分。
  2. 未来编程语言已经不重要了。

如果事实可以如此,那么我们(写 Charj 的人)就可以在 10 年以后不落后,甚至占据先机。


或许您还需要下面的文章:

关于我

Github: @phodal     微博:@phodal     知乎:@phodal    

微信公众号(Phodal)

围观我的Github Idea墙, 也许,你会遇到心仪的项目

QQ技术交流群: 321689806
comment

Feeds

RSS / Atom

最近文章

关于作者

Phodal Huang

Developer, Consultant, Writer, Designer

ThoughtWorks 高级咨询师

工程师 / 咨询师 / 作家 / 设计学徒

开源深度爱好者

出版有《前端架构:从入门到微前端》、《自己动手设计物联网》、《全栈应用开发:精益实践》

联系我: h@phodal.com

微信公众号: 与我沟通

标签

最近的一些事

  • 最近我和我的同事们,一起在创建一个新的编程语言:Charj 。它是一个使用 Rust 编写的描述式、中间编程语言。GitHub: https://github.com/charj-lang/charj

    Nov. 14, 2020, 9:27 p.m. | China