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log

Blog

PHODAL

书和nerd

所谓的书呆子,或者说我们通常所理解中的书呆子是这么认为的,也就是死读书的人。之所以,扯得这么远,原因有一部分是和之前的那书有关,不过当然本文也绝对是瞎扯,不会有所指,也没有特殊的含义。只是为了娱乐而娱乐的一个娱乐嘛~。

这个话题是在偶然间联想到的,所谓的nerd自然和书呆子是有所区别的,也和geek也是也有区别的。当然我们还是说一下其含义吧,来自英国的俚语中,一般指偏爱钻研书本知识,将大量闲暇用于脑力活动,对流行文化不感兴趣,而不愿或不善于体育活动或其他祖传活动的人。不过,在美国中学和大学文化中则通指那些专心致志刻苦的学生。

自然的我不喜欢学习,至少是不喜欢学习自己没有感兴趣的东西,所以以至于这悲摧的大学生涯了。而事实也是这大学环境,造成了这群nerd的存在了,没有意味着什么也不特指什么吧,不过这样的人还是存在的,至少我不是。我是从骨子里痛恨教科书的人,所以每学期过去,必然会有一种事情发生:我把那书丢了或卖了。虽然这不是好习惯,至少我也觉得不是好习惯,但是我还是不要了,这东西没有再次存在的价值了——在我们的文化中没有存在的价值。这里所指的文化是,我们度过了十几年,而且还不得不让我们的孩子们苦逼的生活在这种文化中。

过去,我们经常用(现在也是一样吧)成绩来衡量一个人,至少在大学以前是那样子的。这也是特殊的华夏教育体制所教化下的我们的不一样的童年,唯一可以感慨的是我们的童年是很欢乐的。虽然孩童时代的我们是穷人一族,但是我们制作了自己的玩具,自己的房子(印象中是有三次的经历)。而且,我还可以感谢的是——我没有太多源自家庭负担的小学。

小学

小学对于我来说算是快乐的,至于我是无忧无虑的可以摄取我所需要的知识,无论是源自计算机和数学(一直到中考前都是我的“支柱产业”)。我向来不是学得最好的,但是绝对是那种偏科的孩子,我向来只学自己感兴趣的东西。以致于,在分文理科前我没有做好决定。就我现在165的身高而言,可想而知我的上课时的座位。不过,这就绝对是另外一个意外的,小学、初中、高中,对于我来说起点貌似都是一样的,也就是坐第一排,而终点也是一样的——坐最后一两排。这三个层次而言都曾经被老师看好过,不过最后我还是只学自己感兴趣的东西,所以老师也都放弃了他们的想法了。不过,这也后来也出现转折了。小学和初中的兴趣点都是在数学的,这和高中毕业的时候不一样了。我对于数学的兴趣,当然还是在于小学时候的数学老师了。

当然了这经历和我们那小村子的许多人的经历可能是一样的——我们小学只被一个数学老师教过,从一年级到六年级,不过很多人也可能知道就是这个老师带我走入计算机世界的。不过,我也是我现在想说的一个国内所认同的缪论了,当然在那个时期是适用的,只不过在现在是不适合的,不符合逻辑的——就是数学与计算机的关系。不可否认数学对于计算机的作业,但是两者间没有绝对的关系,数学对于成为一个优秀的程序员是有帮助的,但是一个优秀的程序员在其职业生涯中不需要用到很多数学,除非是开发用于科研领域的程序。当然了,通常一般是由科研界的研究员来开发这类程序的。而造成这个说法的原因起先于国外,早期国外的程序员大都是由数学家开始的,所以这两者必然存在联系,而事实上是在对于一个商业开发程序员来说,基本上学到初中数学就足以解决80%的编程问题,基本上可以解决所有的商业编程。

初中以前数学的重要性是可想而知的,然而必然不是起着绝对的作用。也又就是为何我现在对数学没有一点儿好感的原因了,至少在我未来的职业生涯中是遇不到的,而且我现在课上所遇到的数学问题,基本上不是需要用到多少思维,也就是没有多少思维量的东西,纯粹是计算。这也就是为何冯·诺依曼痛斥数学研究所里面的研究研一样,这纯粹是计算。将我们的数学生涯分析一下,我们就会发现确实是如此。换句话说,我们要活下去,只需要初中以前的数学就够了。所以,这也就是为何这么多的理工科学生看起来就像nerd一样,而文科生看起来就像boss。事实上也是如此,正如那件经典的台词一样,就像一个文科生的对一个理科生说:“你来创造历史,我来赚钱”。而这也已经是事实了,从历史的角度来看一直是如此,当然了,分文理这种分法一直是很缺德的——就像我们把全中国的学校分为两类,一类是男校,一类是女校。然后可想而知,这是一种落后的、不文明的、野蛮的时代,于是战争就这么爆发了。

理科生与文科生

试想一下,此城是由一千名文科生组成的社会,那么这个社会是文明的、阶级的,有秩序的,人们生活在一个好的环境里面。而另外一个城是由一千名理科生组成的社会,那么这个社会是科技的、富有生产力的。事实上,绝大多数的战争问题通常是资源问题。于是,某天战争降临了。结果,我想通常是只有一个结果——这个世界工程师多,还是管理者多。自然是管理者多,有框架的社会会战胜没有框架结构的社会。所以,我们可以由结局回溯到过程,首先理科生以绝对的个人优势赢得了战争的初步优势,然后我们回到历史,假想一下,这天战争延续到西城县,诸葛亮正坐于城楼上,而司马带领着军队到来。所以,这就是结局的一部分起因了,很显然对方是司马而不可能是张飞,如果诸葛亮当然是对着和张飞一样的人,Oh,这结局不用想也知道了。所以,这也是整个体系结构是如此构成的原因了。

我并非是说理科生比较弱势,不过也好像也是事实了,这只是想阐明另外一个道理,那就是多点思考。更多的的时候我们所做的东西都是没有意义的,都是前人所做过的,而且只是枯燥、乏味的东西,至于我们对这点东西的投入程度也就决定了我们是nerd还是书呆子。当然了,我更像是一个nerd,不过我只有那种投入程度,没有那种神似。这也是我很喜欢的一种赚钱方式了,用自己喜欢的东西赚钱。不过,在那之前我一直在想为何多数人放弃了梦想,好吧,这毕竟只是梦和想,没有实践。geek和nerd也是一样的,就是不受欢迎程度。只不过nerd可比书呆子受欢迎多了,只是貌似我很少遇到这种书呆子。其实我对呆子的看法,和吴承恩的看法是类似的。不过,我更想说我对于呆子的看法是这样的,譬如当前有一个呆子在你面前,然后你抄起个砖头砸下去,没有反应那个就是了——不过,这通常有多种情况,其中有一种是你砸死人了。要是你真的这么做了,那也表明了你是一个呆子。

书与学习

书是人类进步的阶梯,忘了这是谁说的,只是很早以前初中的图书馆这么写着。不过,当然也里的书也不是很有指的,有些书确实是使人进步了。不过并非所有的书都是如此的,事实上如果可以的话,尽量不要卖掉你的书,教科书除外。我实在是想不到教科书除了能怀旧以外,中国大学及以下的教科书还能干嘛,脱离生活、脱离实际、脱离社会,就好像核弹对于我们的意义一样,只是一个象征。

我们可以否定教育对于我们的意义,但是不能否定书对于我们的意义,无论我们今后从事怎样的行业,书对于我们都是用意的。当然,现在的诸多行业都是要求有多个专业的基础知识。这是为何我们不能仅仅限于本专业的知识而言,以计算机为例,学点建筑、艺术,等等对于自身的提高是有很大的帮助的。事实上,很多东西的实际是一样的,一个作家与一个画家在动他们的笔之前,都会在脑子里面构建好他们的思路,正如建筑师和架构师正设计结构一样。而这些也是我们所欠缺的,只学会这个领域,就像nerd一样了,无法进行更好的思考。思考本来也是聪明的一种体现,这也是数学和计算机的核心一样,也就是更多的思考。

为何这个世界会将建筑工人如此贬低,因为在意识上,人们将他们类比为低等动物,虽然这是不道德,但是这也是另外一个事实。在蚁群中,工蚁都默默无闻的在为巢穴做贡献着,而为何它们的地位是最低的,因为这不需要思考。失去思考本身就如同植物一样,也就是呆子了,只不过他的存在形式还是人罢了。

思考

所以,其实无论将来及以后从事怎样的行业,都有必要进行更多的的思考。以计算机为例吧,当然了无论是在怎样的社会中只要有领导阶级的存在,都有领导的产生,也就造成了这个社会是阶级的了。网络上的阶级划去了现实的存在,这也就是为何我们所看到的黑客文化是为平等存在的。当然在计算机领域也是如此,码工、码农就是这个领域的低等生物了,也就是源自内部对于此的划分。典型的软件设计是如此的,也就是说每个程序员只负责编写里面的一个或者几个函数及维护他,所以除去技术本身,根本不需要太多的思考,这也就是初级程序员了。而越往等级上端,所需要的思考量也就越来越多,仅当加以思考的时候我们才有可能往上爬。

这也就是另外一个事实,我们的薪水在一个合理的体系结构中必然与思考量是成正比的。合理的等级体系才是这一切的核心,在没有激励机制的团队中这是无用的。

而,促使人们进行更多思考的另外一个核心是,我们需要更多的书,而对于书的选择正是nerd犯的错误了。这并非一切的原因所在,有此人向来是只做自己感兴趣的事,而可以对其他事实漠不关心。所以,区别是不是书呆子的另外一个依据是,教科书对于你的意义了。书本身是有用的,只是上升为某种意义的书已经失去了他的作用。


或许您还需要下面的文章:

关于我

Github: @phodal     微博:@phodal     知乎:@phodal    

微信公众号(Phodal)

围观我的Github Idea墙, 也许,你会遇到心仪的项目

QQ技术交流群: 321689806
comment

Feeds

RSS / Atom

最近文章

关于作者

Phodal Huang

Developer, Consultant, Writer, Designer

ThoughtWorks 高级咨询师

工程师 / 咨询师 / 作家 / 设计学徒

开源深度爱好者

出版有《自己动手设计物联网》、《全栈应用开发:精益实践》

联系我: h@phodal.com

微信公众号: 与我沟通

标签